小時候跟現在一樣有著憂鬱的眉毛和眼睛,只是那時候比現在可愛的多了就是了...

riceyu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Mar 12 Sun 2006 16:38
  • 鼻塞

鼻塞
少了感官之一
彷彿是靈魂少了一角

Running nose

riceyu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照片中的阿兜仔是我的語言交換,一個來台灣學中文的德國學生,叫做Philip,飛利浦,中文名字是「海文飛」(老實說,有人姓海嗎?...第一次聽到這名字的時候我們都覺得很像武俠小說裡的名字,什麼草上飛水上飄的)。我的同學給他取的小名叫做「飛飛飛」。 在正文開始之前,我想我應該先解釋一下何謂「語言交換」給一些不是外文系的朋友。所謂語言交換就是,我跟飛飛飛在一起的時候,我敎他說中文,他陪我練習德文。但是這之間是沒有任何利益輸送的啦(誰閒著沒事我敎你中文你給我500 你敎我德文我給你500的?!) 飛飛飛是個潛意識裡很德國、但自認不是典型德國人的德國人。雖然才24歲,但思想成熟的像34歲。他在德國萊比錫大學主修宗教系(飛飛飛嚴正聲明:宗教學不等於神學喔!他是正港的男女平權主義者,他受不了教會對女性的壓抑),另外還雙主修漢學系,所以才會跑到台灣來學中文。飛飛飛是個自我要求很高的人,所以他常為了自己的中文無法大幅進步而很懊惱,所以雖然常有台灣朋友稱讚他中文講得不錯,人長的很帥,他都會用一種非常靦腆害羞但嚴素的口氣說:「噢!不是~(尾音下壓),窩的中文說的嗨好,窩張的也嗨好~(尾音再下壓,真不知道他是跟那個台灣人學的口音)。 飛飛飛也是個固執的人(這點其實就跟德國人的民族性還算蠻像的),他絕對不穿任何除了黑色以外的衣服,包括鞋子跟書包,任何亮麗彩色的東西在他看來都很俗麗。他也很堅持絕對不吃臭豆腐(不過有次吃煮的臭豆腐時被我們逼得破了例,也許是因為煮的比較不那麼臭吧)和任何內臟類食物,不過泡麵他還蠻喜歡的,而且筷子拿的比中國人還好。飛飛飛最受不了有台灣人問他:「喔!你是德國人啊?那你一定很喜歡喝啤酒吃馬鈴薯囉?你們是不是也很常吃豬腳啊?」各位親愛的台灣同胞們,不是每個德國人都愛吃馬鈴薯的,也不是每個歐洲人都愛喝啤酒的,就像不是每個台灣人都愛吃蚵仔煎或喝苦茶的道理是一樣的。 飛飛飛的拿手菜是蕃茄義大利麵,最愛聽的音樂是吵死人不償命的重金屬搖滾(媽呀!真是有夠大聲的),心愛的女朋友正在西班牙當交換學生,目前他們的關係已堂堂邁入第八年(應該快了啦,偷偷告訴你們一個秘密,他女朋友以前其實是他最好的朋友的女朋友,他們分手後,飛飛飛才把她給把到手的。) 最近飛飛飛已經受到不少台灣人的影響,講的笑話越來越有台灣寒流來時的那股「冷勁」。某天他不知道跟我談到什麼,突然說到了菲律賓這個國家,他說菲律賓就是Philippine,也就是飛利浦島…..ㄜ…..是誰教他這麼冷的笑話的?!

riceyu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Mar 12 Sun 2006 16:33
  • 偷跑





雲在移動

riceyu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第一次感受到紅酒的溫暖,是在法國巴黎的一間小餐廳。
2002年時我在德國,那時候我一個人從德國柯隆搭火車到巴黎自助旅行一個星期,那間餐廳是法國朋友介紹的ㄧ間老字號,傳統簡單卻極富濃濃巴黎風味:高傲的老侍者偶爾饒富興味地對我挑挑眉,年輕的熱情侍者則在我邀他一起合影留念時,親我的手背吻我的頭髮。
法國傳統餐廳的特點是由侍者為客人安排座位,所以你對面會坐著誰永遠都是謎。另一個特色是他們的麵包開水都是吃到飽為止,覺得不夠時隨時跟侍者招手就會有新鮮柔韌的法國麵包送上桌。我去的那天剛好是颳風下雨的陰濕天氣,能夠在巴黎的當地餐廳坐下來好好享受一頓晚餐已經非常享受,平常甚少沾酒的我,當然是喝白開水也興奮。
也許是我的黑色長髮和東方臉孔在這間歷史悠久的老餐廳特別顯眼,因此我很快地就跟坐在我對面的法國老夫婦聊了起來,因為他們剛好學過一點德語,所以我們交談甚歡。在一陣杯盤鏗鏘之後,他們突然發現我的玻璃杯中原來盛裝的只是普通白開水,震驚之下二話不說馬上堅持倒一杯他們所點的紅酒給我;儘管我說我不喝酒,他們還是非常認真地給我上了一課:在法國用餐,怎麼可以不喝酒呢?
那杯紅酒在記憶中嚐起來濃烈醇香,第一口我稍稍地嗆了一下,但是紅酒的溫暖迅速地在舌尖發酵,頓時整個人都溫暖起來,彷彿體內有火苗燃燒,連耳根都紅了起來。看著我喝下那杯深紫色的酒液,老夫婦這才滿意的微笑了。

riceyu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你說你想要流浪
去看沙漠的風和

riceyu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破敗的陽光穿透一片片碎裂的雲層
那新生的泥土沙塊無神地躺在
花樣繁複彷彿洛可可再現的貝殼沙灘上

riceyu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現在是晚上午十一點半,我剛剛看完了「慾望城市」的完結篇。
就像其它所有的愛情故事一般,最後大人物終於發現他真正的最愛還是凱莉,於是他先很貼心地尋問了凱莉三位好友的意見,然後才決定前往巴黎大街小巷地尋找她。最後他在豪華酒店中,以「驀然回首,那人便在燈火闌珊處」之姿遇見了剛剛發現新男友心中的第一位不是自己的凱莉。接著兩人在巴黎街頭敞開心房互訴情衷,擁抱、親吻,一陣微風掠過凱莉的藍色蓬裙,多麼浪漫美好的結局。
以前我偶爾也會幻想,那個曾經傷害我最深的人,有一天也許也會瘋狂的在街頭尋找我的蹤影,找到我的那一剎那,時間也許會停止、陽光會為我暫駐、風會為了我剛洗乾淨的頭髮而輕輕吹著,然後他向我坦白他多麼地後悔當初傷害了我…不過後來我發現這些都只不過是虛無的幻想,現實生活中,是根本不可能發生的。即使他要跟我懺悔,可能也是只是輕描淡寫,眉毛ㄧ挑、一副「我怎麼知道」的口吻跟我說:「啊,那時候很對不起你。」好像他剛剛喝水時嗆到突然想到還欠我錢沒還。我相信,很多女生都曾經像我這樣偷偷地幻想過。
只是日子要過,不論我們如何祈禱盼望,還是不如專心唸書或工作來的實在。

riceyu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Mar 08 Wed 2006 00:42
  • 手錶

現在我正努力地忍耐著沒有手錶的生活,目前先用手機來代替,或是直接問隔壁的同學現在幾點。只是上課的時候要從地上的書包拿出手機來看有點太顯眼,老是問同學時間也怕他們會煩。
手錶對我來說其實是一個很重要的生活必需品。我喜歡在快下課前看錶,那是一種放鬆之前的期待;也喜歡在看電影前看錶,這樣我可以算出等會可以享受多久聲光故事的刺激。更令人開心的是,在有陽光的早晨張開眼睛,看到鬧鐘的時針仍指在清爽的七點半的時候,我可以安心的閉上眼,偷偷再作個三分鐘美夢…手錶是我的甜蜜的負荷,在這人與人關係疏離淡漠的世界哩,只有它跟著我的思想、心情、甚至是我的心跳一起轉動。
當然,偶爾它也會因為電力耗盡而停止轉動。這時候拿到錶店送修,也許不一定只是換個電池,也許再作個防氧化的保養程序,再清潔一下錶帶連接的旋鈕接合處,整理之後再出發。
只是,如果錶遺失了呢?
當然你可以再買一個新的就好,但是對我來說,挑一隻好手錶是莫大的工程。我總是想要找到一隻能與我完全相契合的完美手錶。

riceyu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