於是熱鬧忙碌的12月就在一群平均年齡40歲老男人的神祕計畫下展開。除了Running Man的拍攝外,智孝一整個12月都特別忙碌,而Gary除了月底還得再飛一次香港舉辦粉絲見面會外,再來就是準備年底Leessang與哈哈和他的搭檔Skull一起合體演出的兩天跨年演唱會,因為剛好卡到了SBS演藝大賞的日子,Gary和哈哈甚至必須先跟著大家一起走紅地毯、然後趕去演唱會現場,演唱會結束後再馬上趕回大賞參加最後的頒獎環節。

那次在首爾奧林匹克公園舉辦的演唱會,同時也是Leessang的吉重新回到音樂舞台的日子,重新再次與一起生死共患的兄弟拿著麥克風站上舞台,不論是台上或是台下,所有人都是既感動又激動。

而那天急急忙忙甚至還來不及重新換上西裝便跟著哈哈一起回到S電視台、參加演藝大賞後半段的姜Gary,看到與電視台高層一起站在頒獎台上擔任頒獎人的智孝時,更是感到無比的滿足與驕傲。

那天的智孝為了大賞,特別穿上了一襲桃粉色的貼身晚禮服,完美的身體曲線嶄露無遺,挖空的大露背配上蓬鬆的低馬尾髮型感更顯露出她清純而婉約的性感氣息,乾淨精緻的五官和嬌美甜蜜的笑容當場秒殺不少攝影記者的底片。當她落落大方地站在頒獎台上與電視台長官一起進行頒獎時,身為跟她一起奔跑了快五年的RM成員們紛紛露出寵愛而驕傲的眼光,站在那台上的美麗女人不是別人,是跟他們一群粗手大腳的男人們一起打拚的堅強妹妹,她可以帶著朝天素顏毫不顧忌形象地跟他們一起下水滾泥塘、像是完全沒有性別年齡區分的勇敢面對一切挑戰,但也能像現在一樣穿著充滿女性柔美氣質的性感晚禮服,彷若不存在在這人間的仙女般地對所有人嶄露全然自信的微笑。再幾個小時、只要再等一下,他們就會把全世界最愛她的男人雙手奉上,願她人生當中接下來的日子,都能被那男人捧在手掌心上享盡永不止息的寵愛。

 

演藝大賞終於結束後,再次獲得觀眾票選最佳人氣賞及人氣賞、男子優秀與最優秀賞等等的Running Man所有成員和製作組中心成員,便浩浩蕩蕩地準備出發到Leessang所開的餐廳 Ssang Pocha Center舉行慶功宴,這天剛好旅美棒球選手柳賢振也還在韓國,已經跟RM成員們建立起深厚友誼的他於是便一起參加了慶功宴。不過為了接下來的重大驚喜活動,原本之前都跟智孝一起搭車的Gary這次反而先跳上的別的保母車,馬上後頭接著劉在錫、金鐘國和哈哈再上車後座位就滿了,然後依照計畫讓再讓光洙和池錫辰跟著智孝一起坐上另一車,並在之前就先跟司機講好開慢一點,這樣把他們兩人分開,就是為了讓Gary能趕緊重新換上帥氣的西裝,也讓所有人能比智孝早一步抵達餐廳進行最後的準備。

Gary哥!你衣服換好沒有?馬上就要到餐廳了!」跟劉在錫與金鐘國一起擠在中間座位的哈哈,對著後頭正手忙腳亂重新換上西裝的將Gary喊著。

「好了好了!哎,在這車上換西裝也太難了,我都滿身是汗了....」好不容易才重新繫好領結的Gary一臉皺巴地抬起頭來問:「東勳,我頭髮還可以吧?」

坐在中間的三個男人轉過頭來一看,紛紛伸手過去開始撥弄他的頭髮:「哥!你剛演唱會還戴什麼帽子嘛!把髮型都壓壞了啦!」「把他頭髮撥鬆點、鬆點,不然看起來真土死了!」「那瀏海再稍微往上梳高點....對對對,就這樣就這樣...」「請司機開快點,我們得盡量比智孝那一車先到才行啊!」

 

「嗯?還沒到餐廳嗎?」此時此刻正坐在另一台龜速前進的車上的智孝,一臉狐疑地問:「今天司機好像開得特別慢?」

「啊?有...有嗎?我覺得還好啊!」坐在旁邊的光洙趕緊假裝沒事似地答道,但因為緊張而有點拔高的聲調還是讓另一邊的池錫辰忍不住瞪了他一眼。

「有啊,平常頂多15分鐘也該到了,現在都過半小時了吧?...」智孝皺著眉頭往前探看著,但前方的司機似乎完全不為所動,還是規規矩矩地照著法定限速慢慢地開著車。

好不容易終於抵達要舉行慶功宴的Ssang Pocha Center餐廳,池錫辰一下車便馬上抬頭往上尋找確認可以讓智孝上樓的暗號,而當她正準備要踏出車門時,為了再多拖延一下時間,光洙反應很快地馬上伸出長腿一腳踩住她的及地長裙,「哎呀!」差點絆了一跤的智孝氣急敗壞地回頭大罵:「李光洙你在搞什麼啊?!」

「對不起對不起!姊姊抱歉,是我不小心沒注意....」他趕緊高舉雙手求饒:「不好意思啦...

「真是的你...」她沒好氣地又瞪了他一眼,然後趕緊拉起長裙查看禮服有無損傷;然後這時光洙才看到外頭的池錫辰給他使眼色,還一邊幫忙拉開車門說:「智孝你穿這禮服不好下車吧?你拉我的手下來吧!」

好不容易終於順利走下保母車,智孝累的大呼一口氣嘆道:「這麼貼身的禮服真難活動,我下次不要再穿這麼緊身的了!」然後便豪爽乾脆地提起裙子大步往前邁進,看她急沖沖的樣子池錫辰馬上在後頭跟著說:「這樣的禮服才好看啊!智孝啊,拜託你一個女孩子難得穿這麼漂亮就走慢點,這麼急幹嘛啊?」

她一邊爬著樓梯一邊不耐煩地回答:「我想趕快去頂樓辦公室換掉這身衣服啊!穿這種禮服我都得一直挺直腰桿縮小腹的很累的好嗎?」

眼看她馬上就要跳過二樓包廂直接往頂樓上跑了,光洙趕緊拉住她:「姊姊你等等啦!別那麼急著換衣服嘛!」

「為什麼?」被一把拉住的智笑一臉狐疑地抬頭問著。

「呃..這個...」突然靈光乍現,光洙趕緊回道:「等一下慶功宴一定是要先大家一起先舉杯乾一杯的嘛,然後可能還要照相什麼的,我們一起等喝完第一杯後再去換衣服吧!」沒想到這麼緊急的時刻他竟然能掰出這麼合情合理的理由,李光洙忍不住在心心中大大稱讚了自己一番。

聽到他這麼說好像也有點道理,於是她終於乖乖站定、讓光洙幫忙把關上的門打開:「噢....好吧...那我們就先進去吧...

但當她剛說完話轉頭往室內一看,平常燈火明亮的二樓包廂此時卻一片漆黑,只有屋外霓虹微微閃爍,她愣了一下皺著眉頭問:「怎麼回事?!怎麼這麼暗?」

正當她還想拉站在身後的光洙問個明白時,卻突然聽到咯!的一聲,從座位間冒出好幾道光束聚焦打在她眼前的一個人身上,是金鐘國。

「鐘國哥哥你幹嘛...」最標準經典的懵智表情出現,當她才剛開口喃喃問著的時候,卻看到仍然穿著正式西裝的金鐘國右手抬起,原來他手上拿了一支麥克風,那畫面就像是電影播放似虛幻不真實,因為緊接著下一秒他便開口清唱起來:

 

Just the Way You AreBruno Mars

Oh her eyes, her eyes make the stars look like they're not shining
喔她的雙眼,她的雙眼比星星還閃耀
Her hair, her hair falls perfectly without her trying
她的秀髮,她的秀髮垂下來的角度是如此完美
She's so beautiful, and I tell her every day
她是如此美麗,而我每天都這樣告訴她

 

然後就在此刻旁邊牆面上的一盞燈亮起,竟然是劉在錫捧著一大束鮮花出現在她眼前,劉在錫一臉正經地隨著金鐘國的歌聲緩緩在她左前方停住並單膝跪下向她獻上那束花,看的智孝驚訝到完全說不出話來。


Yeah I know, I know when I compliment her, she won't believe me
是的我知道,我知道當我讚美她時,她總不願意相信
And its so, its so sad to think that she don't see what I see
她總看不見我所看到的美麗,這實在令人很難過
But every time she asks me do I look okay, I say 
所以每次當她問起我"我看起來如何?"時,我會說
When I see your face, there's not a thing that I would change
當我見到妳的臉時,我完全不想有一絲一毫的改變
Cause you're amazing, just the way you are
因為妳現在的樣子就是如此的驚人美麗
And when you smile, the whole world stops and stares for a while
而當妳微笑時,整個地球彷彿都停止轉動停下來凝視妳
Cause girl you're amazing, just the way you are
因為女孩妳現在的樣子就是如此的驚人美麗
 

伴隨著金鐘國細膩而婉轉悅耳的歌聲,這時候又從另一邊出現的是哈哈河東勳,他捧著一塊看起來像是巧克力蛋糕的東西在她眼前出現,同樣隨著歌聲他也同樣在她右前方單膝跪下,這時候她仔細一看才忽然發現,那塊蛋糕竟然做成了銀行存摺的造型。


Yeah, her lips, her lips I could kiss them all day if she'd let me
啊,她的雙唇,她的雙唇,如果她同意我可以親上一整天
Her laugh, her laugh she hates but I think its so sexy
她的笑聲,她的笑聲,雖然她不喜歡但我覺得很性感
She's so beautiful, and I tell her every day
她是如此美麗,我每天都這麼告訴她
 

若說剛剛的鮮花和巧克力蛋糕有讓她覺得萬分驚訝,那現在應該就是徹底驚嚇破表了,因為此時此刻突然跳出來出現在她眼前的竟然是一個高達200公分的巨大人偶熊,牠搭配著金鐘國的歌聲莫名其妙地跳了一段舞、然後雙手大張彷彿要跟她來個擁抱似地跪在中間。

若現在不是在作夢,那她肯定是踏入了甚麼奇怪的陰陽魔界了吧?!被巨大人偶熊嚇個半死的智孝驚恐萬分地瞪著眼前像是怪奇夢境的景象,正當她張開嘴準備尖叫的同時,卻看到了換回西裝的姜Gary從她正前方的吧檯中突然冒了出來。


Oh you know, you know, you know I'd never ask you to change
喔妳知道,妳知道,妳知道,我從來不要求妳做任何改變
If perfect is what you're searching for, then just stay the same
如果妳想追求完美,維持原狀就可以
So, don't even bother asking if you look okay, you know I'll say
所以,別再問我妳看起來如何,因為妳知道我一定會說
 

這時所有燈光大亮,她這才發現原來所有RM工作人員都已經坐定位、面帶奇特笑容地盯著她們看,由於實在太過訝異所以她仍維持著一臉驚嚇的懵樣、雙手緊抓裙擺還一副打算逃跑的架勢瞪著向她緩緩走來的姜Gary


When I see your face, there's not a thing that I would change
當我看見妳的臉時,我完全不想改變它一絲一毫
Cause you're amazing, just the way you are
因為妳現在的樣子就是如此驚人美麗
And when you smile, the whole world stops and stares for a while
而當妳微笑時,整個地球彷彿都停止轉動停下來凝視妳
Cause girl you're amazing, just the way you are
因為女孩妳現在的樣子就是如此的驚人美麗
 

就在她打算開口質問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的同時,只見Gary從口袋中拿出了一個有點眼熟的藍色天鵝絨盒子,金鐘國的歌聲漸弱,她看見眼前的Gary一手撥開了擋在他面前的巨型人偶然後開口喚她的名字:「智孝啊...

「幹嘛?!」她緊皺著眉頭緊張地瞪著他兇巴巴地問。

「智孝,嫁給我吧!」他用雙手打開那只天鵝絨戒盒,把那枚三克拉鑽戒舉到她面前。

原本還以為自己可能身陷惡夢囹圄、正打算一拳打到眼前這男人臉上看能不能趕快夢醒的智孝,這時候才突然恍然大悟,她不是在作夢,她只是被求婚了。

這時眼前的Gary又開口認真地說:「如果可以,我願意把世間所有的美好都獻給你,只求能跟你一起到老...」然後一雙眼睛望了望剛剛演了一齣莫名鬧劇的RM成員們後,又不好意思地從牙縫中小聲地擠出一句話:「剛剛那一套不是我的主意,嚇到你了對不起啊!」

「你....Gary你們是在搞什麼啊?為什麼要這樣...」她慌張地看著周圍臉上都寫滿了期待的眾人和眼前這個看來無比正經的男人:「你別跟我開玩笑了...」她忍不住伸手推了他一下。

「宋智孝我沒有開玩笑!」抓住那隻想把自己推開的手,他再次認真的開口:「不,千成林,你聽我說...

被他緊握在手心中的手在聽到他叫自己的本名時突然好似觸電般震了一下,她像是被他的灼熱目光拴住似地不得動彈:「遇到你以前.....我就像是個孤獨在海上漂盪的小島,看不見光、找不到方向,你的出現對我來就像是一道光,一道讓我完整的光,讓我終於能看清自己的光,如果沒有你,我就什麼也不是。」他說話的速度很慢,像是有點猶豫又有點害怕,但卻還是一字一句清清楚楚地、像是教堂鐘聲般敲進她耳裡。

「姜Gary...」聽完他的話,她這才發現淚水已經不知甚麼時候又悄悄溜進了她的眼眶。

「你總是這麼漂亮、善良、有禮貌,你像是集合了全世界最美好的東西所創造出來的寶物,能跟你在一起是我這輩子所能遇見幸運最美的事情,你是我的陽光、我的水、我的空氣,如果我的生命中沒有你,我就不是我了」他同樣有點眼眶濕潤地看著她,望進她的眼裡、走進她的腦海中、然後就在她的心尖兒上坐了下來:「千成林,嫁給我吧,我會用我的一輩子來守護你的,我會成為你背後的支柱、我會讓你毫無後顧之憂、只要我在,你就不用害怕任何事情,你可以盡情完成你的任何夢想,就讓我來守護你,好不好?」

「哥哥...」晶瑩的淚珠滾下面頰,她有點不知所措的看著底下的眾人,這才發現剛剛還跪在她身邊的劉在錫和河東勳不知在何時已經悄悄退到一邊去了:「你...你這樣要我怎麼說嘛...

「就說你願意就好啦!」姜Gary撇著他的招牌八字眉、然後用無比委屈可憐的聲音說:「智孝,你若不答應我會死的,沒有你我活不下去啦...

「我的天啊...」聽到他最後這句話,心中彷彿有成千上百地念頭交織混雜,她好想馬上大聲說好,但又想維持矜持不要表現得太過猴急,於是只能尷尬無比地遲疑著到底該怎麼回答才對,正當她舉起另一隻手捂住自己的嘴深呼吸時,卻聽見他又說:「你不要逼我使用我最後的殺手鐧...

「啊?什麼?!」她皺著眉頭又是一臉莫名其妙地問:「什麼殺手鐧?」

「我已經請金理事租好了一台宣傳車停在樓下了,如果你不肯答應我,我就叫他開著車到江南區廣播「宋智孝請妳嫁給我」這句話,直到你答應我為止!」只見他放開了牽著她的那隻手,然後從後面褲子口袋掏出了一台對講機說:「金理事,你準備好了嗎?」

說時遲那時快,窗外傳來了叭叭兩聲喇叭聲。

突然跟方才完全不同急轉直下的搞笑行為令她立刻止住了淚水,智孝終於無可奈何地笑了出來:「姜Gary...

「拜託你啦智孝,說你願意啦!」剛裝完酷耍完帥,他馬上就把對講機丟給旁邊已經拿掉人偶頭套的光洙身上,然後換回了剛剛那個可憐兮兮的委屈臉說:「你不嫁給我我真的會死的...

「我...

「嫁給他!嫁給他!嫁給他!....」此時坐在底下看戲的眾人紛紛開始拍手鼓譟,突然一隻手伸了出來往Gary屁股上狠狠拍了一下,原來是池錫辰:「跪下來啊!」。

於是他趕緊單膝跪下,一手牽著她、一手仍拿著那枚戒指說:「好啦智孝,你趕快答應我!然後我們就可以趕快上樓換衣服了,你一直穿著禮服很不舒服吧?」

彷彿被猜中心事,她一邊流著淚一邊像是鬆了一口氣似地噗叱笑了出來。

看到她那含著淚水與感動的溫暖笑容,他也笑了:「千成林,」他再次問出那句話:「妳願意嫁給我嗎?」

心愛的男人拿著她曾經開玩笑要他買下來送給自己的鑽石戒指跪在她面前、身邊圍繞著一起同甘共苦快五年、她最尊敬也最珍惜的哥哥與弟弟們,還有那些與她們一同吹風淋雨、在各種惡劣環境底下奔跑歡笑淚水、經歷過低谷也同享過高峰的同事,宋智孝伸手輕輕抹掉了臉頰上殘留的淚水,嘴角笑地咬著下唇抬眼看了看天花板,然後輕輕呼出一口氣,低下頭來笑著望著那個一臉渴望的男人說:

 

「好,我願意。」

 

此時此刻現場馬上爆出熱烈翻騰的鼓掌與歡呼聲,像是終於吃到糖果的小男孩,姜Gary無法克制地立刻露出了大大的笑容,趕緊站起來把她拉進懷裡緊緊的擁抱,其他的RM成員這時候也忍不住興奮的心情全都衝過來把他們圍在中心互相擁抱叫好;在眾人的歡呼聲中,她笑著靠在他耳邊輕輕說了一句:「哥哥,謝謝你...

「不,我才要謝謝你。」他像是完全不需要思考地回答:「謝謝你剛剛幫我完成了我的夢想。」

就在他們兩人還沉浸在幸福的擁抱時,不知道是誰突然又叫了起來:「戒指呢戒指呢?是不是還沒戴上戒指?!」

這時大夥才趕快退了開來,姜Gary同樣也鬆開了手,然後看著眼前的美麗笑靨問:「我幫你戴上吧?」

「嗯!」害羞地點點頭,她終於伸出了左手給他。

於是Gary終於從戒盒上取下那枚閃閃發光的大鑽戒,耀眼的光芒不禁令現場所有女性都驚呼起來:「好漂亮!」「好大的鑽石!」「好羨慕喔!」

輕輕拉著她纖細骨感的手,他終於把那枚鑽戒給套進了她的無名指...

 

「欸?」但套進去後他們才突然發現:「太大了?」

只見智孝舉起手,便看到那枚大鑽戒歪了一邊似地「掛」在她的無名指上。

 

「天啊姜Gary你不知道智孝的戒圍尺寸嗎?!」「這也大太多了吧?!」看到這一幕、身邊的眾人紛紛又開始鼓譟吵雜起來,混合了忍俊不住的爆笑笑聲,結果原本令人感動萬分的求婚場景頓時彷彿又變成了搞笑的隱藏攝影機。

「唉喲!因為我們一直沒機會讓智孝戴過啊!!」姜Gary崩潰的大叫:「那時候店員還有問我尺寸如何,我想說看起來好像差不多就直接買了!宋智孝你是又變瘦了嗎?!」

「哥哥...」看著眼前亮晃晃垂掛在手指根的鑽戒,她也只能皺著眉頭無奈的苦笑:「好啦,沒關係啦,反正我現在也不可能戴著這麼大的鑽石戒指到處走...」她笑著拿下那枚戒指安撫他說:「我會把戒指好好收著,有時間的時候,我們在一起拿去給人家改戒圍吧!」

「嗯,也只能這樣了...」看著她的笑容,他忍不住又補了一句:「對不起啊!」

「沒關係啦...」她一邊甜甜蜜蜜地笑著,一邊幫他把戒指放回戒盒裡,這時候一旁的劉在錫終於忍不住大聲說了:「你們看看這是什麼對話啊?!這是求婚成功後的對話嗎?現在不是應該要親一個才對嗎?!」

果然現場立刻又出現歡樂的鼓譟聲:「親一個!親一個!親一個!....

坳不過眾人的要求,智孝與Gary終於在大家面前大大方方地嘴對嘴輕輕吻了一下,當他們兩人的嘴唇碰在一起時,現場熱烈的歡呼聲吵的幾乎都要把天花板給掀掉了。

 

好不容易終於求婚完成,姜Gary開心地大聲請所有人開始動手大吃好料,好讓他們所有人能去褪下身上的西裝與禮服。換回輕鬆舒適的運動服的智孝顯得開心而放鬆,更令人無法不發現的是籠罩在她身上那難以言喻的幸福感。他們一回到座位上,馬上就又被眾人拱著喝交杯酒、還要求他們要再來個法式熱吻才肯放過他們,現場氣氛熱烈的跟新婚鬧洞房差不多,只是害羞的智孝死也不肯在眾人的目光面前跟他親吻,最後只好妥協拿蔬菜棒一人咬一頭地吃光它,一開始先是一條紅蘿蔔條、接著又換芹菜棒、然後還有小黃瓜條...不知道到底做了幾次蔬菜棒之吻,終於吻到姜Gary忍不住大喊:「我又不是和尚不吃素的!讓我們吃肉了啦!」大夥才終於嘻嘻哈哈地放他們一馬,席間大家不停地敬酒、玩鬧、開心拍照留念,終於到了拍大合照的時候,負責拍照的老么PD開心的拍了幾張後,大家突然又開始起鬨要周一未婚夫妻作到中間拍、親密一點、抱緊一點、甜蜜一點...最後就拍了好幾張智孝側坐在Gary腿上讓他摟著自己、還讓他的頭靠在自己懷裡的照片。

氣氛實在太好,剛剛喝了好幾杯的小PD看著自己手機裡的照片不由得嘻嘻憨笑起來,自己雖然是這個團隊裡頭最資淺的,但大家都對自己很好、尤其是智孝姊總是這麼照顧他們這些弟弟妹妹,看到照片中她這麼幸福甜蜜的笑容,真是太為他們高興了,為了能讓大家都能馬上看到照片,於是他很快便上傳到SNS上並加註了:

 

Running Man 2014 演艺大赏后聚餐,从周一情侣,到Korean Monster Ryu(韩国怪物柳贤振)和永远的大赏刘大神!

 

拍完大合照後,大家繼續喝酒聊天吃東西,仍坐在Gary腿上的智孝本來想推開他起身,沒想到他卻摟的更緊不讓她起來:「你再幾個小時就要飛廣州了,我們才剛訂婚你就要離開我....」喝的有點微醺,姜Gary撇著他的標準八字眉一臉委屈的樣子看著她說著。

原來是智孝隔天就要跟池錫辰一起受邀飛往中國參加電視台舉辦的跨年晚會,看他那副可憐兮兮的樣子,她忍不住噗哧笑出:「你自己晚上還不是要公演,還敢說我?」

「可是我公演完就會回家,你又不可能來得及從中國飛回來...」他嘟嘟囔囔地碎碎念:「萬一我想你想到心碎怎麼辦?」

「少噁心了你!拜託你一個大男人不要這樣撒嬌!」掙脫他的懷抱,她笑著狠狠拍了他一下:「韓國跟廣州不是有時差?到時候首爾這兒跨年了廣州那邊應該還沒有,時間OK的話我們視訊通話一下不就成了?」

「噢,好吧...」還是有點心不甘情不願的扁了扁嘴,他又把她重新摟回懷裡然後小聲地說:「為了補償我,等一下我們上樓去,我要ABCD還有EFG、要這樣那樣然後再那樣這樣.....

正當她聽的一陣臉紅心跳,就聽到後方的光洙大喊:「智孝姊Gary哥!好了啦你們到底是要抱到什麼時候啦?!」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Angenehm 安格念

riceyu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