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2月23日,是我的第二個Baby誕生的日子,跟第一個時一樣難忘,不過多了一點緊張刺激的電影感。

由於弟弟一直以來的生長進度都超前,幾乎每次照超音波時都是比預產期再大兩周,再加上我子宮位置比較前面,所以我的肚子看起來也特別大,大概滿七個月之後幾乎天天都會有人問我是不是快生了。從朋友、同事、教會朋友甚至是捷運上讓位給我的人都會問候一下....搞得我甚至都要記錯自己的預產期了。滿37週之後,跟哥哥一樣,醫生說寶寶已經夠「熟」了,所以隨時要生都沒關係,也希望我多走路、爬爬樓梯多運動一下,看能不能早點生,免得胎兒太大了我很難生。於是乎我開始盡量多走路、深蹲、甚至還在公司爬九層樓樓梯當運動,就是希望能盡快卸貨,不然頂著一個老是被人以為是雙胞胎的肚子歪歪扭扭、像螃蟹還是大水缸似地移動真的也很不舒服,而且早從滿四個月後我就開始腰痠,每天都覺得自己的腰快斷了......一直想著是不是年紀也有一點了、再加上還要照顧哥哥所以這一胎才懷的這麼辛苦,三不五時就覺得自己的腰快斷了、就算用了全包式的托腹帶也一樣像是快要擱淺在沙灘上的胖鯨魚。

 

預產期的兩個星期前開始,肚子就不停地持續宮縮,有時緊到我整個人都不舒服,醫院也跑了三四次(幾乎所有產房護士都認得我了),就是沒有要生的跡象;好不容易捱到了預產期這一天,先前就跟醫生約好若在當天還是沒有任何動靜,就在預產期當晚催生,沒想到弟弟跟哥哥一樣,就在要催生的那一天凌晨五點半左右,我破水了。

破水之後的過程根生第一胎時差不多:請來台北陪我們的媽媽陪還在熟睡中的哥哥、我跟老公馬上搭計程車去醫院、檢查確認破水後開始待產、開三公分後打無痛分娩針....因為已經有過第一胎待產22小時的經驗了,所以這胎我也同樣悠悠哉哉地一邊等著越來越密集的痠麻宮縮(因為打了無痛所以就只剩痠麻感囉),配合護士建議偶爾側躺一下的方式,一路等到晚上都八點快九點了,我的子宮頸也才終於開了六公分,就在護士再一次內診完離開我們的診間後,突然我覺得兩腿之間有什麼東西流了出來,老公看過後說顏色是鮮紅的,我直覺不太對,便要他趕緊叫護士來看一下,原本以為只是落紅,但沒想到護士進來後先檢查了一下,接著瞄了一眼嬰兒監視器的畫面後臉色突然有點不大對。

她趕緊再次幫我內診而且開始使勁地搖我的肚子,這時候我跟老公都還沒進入狀況不知道她到底在幹嘛,接著就看她朝外頭大喊,喊些甚麼我已經不太記得了,只記得她大聲問了一句:「我落多久了?」,然後就是另一位產房值班醫生進來幫我內診,一樣也是手伸進去就開始死命地搖我的肚子,這時我跟老公都發現狀況不對,於是我問了一句:「怎麼了?」

只見護士微蹙眉頭緊張地回了我們一句:「心跳不穩,媽媽妳現在要大口呼吸!大口深呼吸!」然後她便開始緊急連絡產房對面的開刀房要他們馬上準備好。

老公看著我一臉驚愕、睜大了眼睛緊緊抿著嘴不說話,我一時之間也不敢說些甚麼,就看著眼前的醫生護士們開始非常大聲地聯繫開刀房,那一瞬間我才突然鼻頭一酸、豆大的眼淚像是被地吸引力吸出來一般不斷從眼角滑下,我看著老公的臉開始抽噎:「弟弟怎麼了?弟弟怎麼了?!」

接下來我只聽到護士不停地跟我說:「媽媽你不要緊張!你要大口呼吸知道嗎?盡量深呼吸這樣才能給寶寶足夠的氧氣!深呼吸!」

「老婆妳不要緊張!沒事,弟弟沒事!你深呼吸!」看著老公的臉對我說著同樣的話,我無法阻止眼淚不停地流下,只能張開口不停地盡量吸氣,希望我吸進了足夠的氧氣給肚子裡的胎兒;然後就是一震兵荒馬亂,我很快地被推進手術室,許多護理師專科護理師圍繞在我身邊準備幫我進行剖腹產,混亂間我只聽到他們互相再問:「已經多久了?!」「十分鐘了快點快點!」「她的主治醫師呢?!」「是徐!正在門診已經call了!」「快請徐主任上來啊快點!」「有啦來了來了!」這時候旁邊的一位男護理師問我:「媽媽你嘴巴可以張大嗎?牙齒有沒有會搖動的?」我把嘴巴張大回答沒有,這時候我還不知道,因為得要全身麻醉,所以原來他們準備幫我插管。

一切的一切都來得太過突然,就像看電影一樣,我被緊急推進開刀房、看到一片白花花的圓形日光燈、穿著綠色消毒衣的醫生與護理師們、綠色有洞的布在我面前蓋下...然後再次醒來時,就是全身上下又痛又麻又冷的躺在病床上。

恢復意識的那一瞬間我想到的只有「我的孩子」四個字,但卻不敢問出口,害怕我會得到令我心碎的答案。

還好旁邊的護士此時開始說話了:「媽媽醒了....胎兒3940克重...」,在這一刻,我知道我的孩子沒事了,我安心了。

 

緊急進行全身麻醉的剖腹產在術後真的很不舒服,因為要打子宮收縮劑、再加上還有剛縫好的傷口所以腹部痛不可當、又因為得持續地打麻醉藥減輕疼痛,所以我的雙腳整整麻了四天,還因為水腫成快兩倍大,雙手也因為麻藥和點滴的關係又酸又麻。再加上是全身麻醉的關係,手術後24小時不能吃喝、連水都只能用棉花棒沾濕了潤嘴唇而已,又因為是緊急開刀沒有預先空腹,所以我脹氣特嚴重、等了三天才排氣,那三天都脹得跟青蛙一樣。

然而這一切都再看到胖嘟嘟、重達快整整4公斤的寶寶時完全消失一空,看到他是四肢俱全健健康康的樣子,這一切就都沒關係了。

 

(嗯,不,其實還是有關係的,剖腹真的很痛很痛很痛啊~~~~不能大口呼吸不能咳嗽甚至連打哈欠都痛啊啊啊啊啊)

 

無論如何,感謝醫院的護理師與醫生們,還好他們發現的快也緊急做了最好的處理,孩子才能趕快從窘迫的我的肚中被抱出來,我除了實在有點痛以外,目前身體的修復狀況也都還算一切安好。

感謝我的媽媽在我住院的五天內每天幫我煮了熱騰騰的飯菜帶到醫院給我;感謝我的婆婆在這段期間幫我照顧哥哥、讓我能安心待產坐月子;感謝我的丈夫,在最危急的時候陪在我身邊、在我最痛又完全沒有行為能力時不離不棄地親自照顧我各種吃喝拉撒、不但要照顧我也得處理各種生產後的大小事宜;感謝所有關心我的朋友和家人;感謝上帝,用祂大能的雙手托住了我和我的孩子,讓我們全家人都能夠平平安安的在一起。

 

 

[媽媽寶包談心時間]

親愛的弟弟,

說實話我真的沒想到,原來我的小鯨魚二號竟然重達3940克,整整比一號重了快一公斤(哥哥當時出生是3115克),而且身長52.5公分(你媽媽我也才152公分你是我的三分之一啊),難怪你在我肚子裡時我每天都覺得笨重如象..............取名字依然是我和你爸比在這段懷孕過程中考慮了最久的一件事,最後,我們決定將你取名為「亮謙」。這個名字是媽媽想的,因為對我來說,我的孩子都是有如陽光般燦爛明亮的存在,你當然也不例外,但在耀眼之下,媽媽也希望你是個很了解自己、有充分的自信又有充分的自知之明的一個人,所以你懂得謙虛之美的明亮。

哥哥因為是我們的第一個孩子,所以爸爸媽媽希望他能帶著從神而來的祝福與恩典、大膽勇敢地去追尋夢想、去飛翔,而你是我們同樣美麗而又集一切美好的第二個孩子,所以我希望你能成為一個最了解自己、也懂得如何在追求與謙讓中取得中庸之道的燦爛陽光。哥哥是飛翔的翅膀,而你是曖曖內含光。

親愛的孩子,現在開始我們就要一家四口的生活了,希望我們都能好好的互相配合囉~媽咪會加油的,你也要平安快樂的長大喔!媽咪愛你。

 

12484.jpg

創作者介紹

Angenehm 安格念

riceyu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