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他們與她們與我 (7)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DSC_0786.JPG

六月中從歐洲回來後大概一個星期後,就開始覺得身體有些異樣,沒想到一驗就...............照這時間算來,老二還陪我去了一趟義大利維也納啊~

然後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又或真的是身體自己想吃,總之上星期我莫名的渴望麥當勞的麥香雞,最後終於忍不住晚餐去買了麥香雞套餐,還分了兒子吃了兩根薯條當作他有乖乖吃完晚餐的獎勵。

 

小時候最初第一次吃到麥當勞時是很討厭的,因為我不喜歡漢堡裡頭酸酸的番茄醬,覺得很難吃,不過也不知道為什麼後來就可以接受番茄醬了,而且大學時期有陣子特別喜歡他們時不時會推出拿來沾雞塊吃的蜂蜜芥末醬。

riceyu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星期天剛從日本吃吃喝喝自助旅遊回來,沒想到星期二中午就接到媽媽的電話,說是阿嬤狀況很危急,後來下午再打電話回去,阿嬤已經走了。

阿嬤其實是外婆,因為爸爸這邊的我們叫爺爺奶奶,所以阿公阿嬤代表的就是外公與外婆。

由於我們是外孫,所以事實上只有每年過年回娘家還有暑假時有機會到當時還住在彰化鄉下的阿嬤家,兒時的我跟妹妹台語也很不輪轉,只有跟在小學當主任的阿公講的上話,受日本高校教育的阿嬤就幾乎沒辦法溝通,只能點頭搖頭傻笑。

阿嬤家在彰化南邊的溪州鄉,附近有濁水溪,所以幼年的我和妹妹時常跟著表兄弟姐妹們去溪邊玩沙,那時的我很羨慕比我們大很多的表哥表姊們都會做的泥巴球,黑色的泥巴球又圓又大,我自己卻怎麼樣也揉不出來;後來大一點了濁水溪也開始整治,就沒再去玩過了,我反倒比較常一個人騎著單車在長滿蘆葦的田野間亂逛亂晃,想像自己身在宮崎駿卡通裡,也許一個轉彎就會進入神秘魔法世界遇到龍貓;阿嬤家是傳統的三合院,前院有很大的空地可以晒榖打羽球,還有養豬的地方(小時後記得還餵過豬)和傳統的打水筒,夏天有結出大把大把甜美多汁果實的龍眼樹;後院也不小,有花圃和小顆的芭樂與揚桃,比較小的時候後面還養雞鴨,鵝黃色的小雞小鴨圓絨絨的非常可愛,但媽媽說她小時候餵鴨的時候都很怕會被啄到;廁所都在更後面的一排房舍裡,所以上廁所都得特別跑出主屋才行;印象中阿嬤家的室內總是稍微有點陰暗,但夏天時站在主屋和邊厝(聽說是以前給叔公嬸婆之類長輩的房間)」之間的巷仔路卻很涼爽,我還記得兒時坐在巷仔路的長凳上一邊剝龍眼殼,一邊發呆看著空地因為太陽而蒸氣騰騰,風吹來熱熱的還帶了點乾燥泥土與樹葉的氣息,時近黃昏我們一群小孩就會跑去灌蟋蟀,後來抓到的蟋蟀到底都怎麼了我也忘了,不過有次媽媽有炒蟋蟀給我們吃,我膽子比較大吃了一隻,脆脆的、咬破後有點粉粉的口感。

riceyu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你們知道嗎?其實啊,我也不是一直都那麼堅強的。很多時候,我也很想放棄、想逃跑,想不顧一切閉上眼睛,當作一切都沒發生過。

但我知道,清清楚楚如寫在白紙上的黑字般知道,我逃不掉的。做錯的、不對的、太過分的、搞不清楚狀況的、有意或無心的,不論如何,我都逃不掉的。

就像我沒辦法假裝,我從未出生在這世界上一樣。

riceyu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 Sep 01 Fri 2006 04:41
  • 轉變



穿上淺色襯衫的飛飛飛(我那時候正在尖叫中....)


riceyu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昨天跟我的語言交換飛飛飛(左邊第二個),維漢(Wilhelm, 算是我和同學的另一個語言交換,左邊第一個;因為跟他比較不是那麼熟,所以沒寫過他的故事,不過他是一個很有趣兼長的很像台灣人的中德混血兒),還有維漢從德國來玩的兩個朋友一起出去。本來要看雲門舞集的戶外表演,結果竟然因為颱風延期了(胡說八道,天氣明明好的很,哪來的颱風??)。所以在跟這四個德國人喝了一堆啤酒後,又跟他們去夜店,因為我宿舍門禁的關係,早上才回來。很累,不過很好玩 :)

riceyu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這是之前我跟我的語言交換飛飛飛(Philipp,大家還記得他吧? 不記得的話請到第一頁恢復一下記憶)在MSN上的對話,覺得很有趣,所以放上來讓大家開心一下。

.....

~~話說那天我們聊到了飛飛飛八月底要跟女朋友一起去大陸旅行,我們聊到了省份的問題,因為我是個地理白痴,十七歲的時候還一直以為宜蘭是在新竹的附近,整顆地球只有德國的旅遊路線我稍微比較了解(啊因為自己去玩過咩!),因此....~~~

riceyu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照片中的阿兜仔是我的語言交換,一個來台灣學中文的德國學生,叫做Philip,飛利浦,中文名字是「海文飛」(老實說,有人姓海嗎?...第一次聽到這名字的時候我們都覺得很像武俠小說裡的名字,什麼草上飛水上飄的)。我的同學給他取的小名叫做「飛飛飛」。 在正文開始之前,我想我應該先解釋一下何謂「語言交換」給一些不是外文系的朋友。所謂語言交換就是,我跟飛飛飛在一起的時候,我敎他說中文,他陪我練習德文。但是這之間是沒有任何利益輸送的啦(誰閒著沒事我敎你中文你給我500 你敎我德文我給你500的?!) 飛飛飛是個潛意識裡很德國、但自認不是典型德國人的德國人。雖然才24歲,但思想成熟的像34歲。他在德國萊比錫大學主修宗教系(飛飛飛嚴正聲明:宗教學不等於神學喔!他是正港的男女平權主義者,他受不了教會對女性的壓抑),另外還雙主修漢學系,所以才會跑到台灣來學中文。飛飛飛是個自我要求很高的人,所以他常為了自己的中文無法大幅進步而很懊惱,所以雖然常有台灣朋友稱讚他中文講得不錯,人長的很帥,他都會用一種非常靦腆害羞但嚴素的口氣說:「噢!不是~(尾音下壓),窩的中文說的嗨好,窩張的也嗨好~(尾音再下壓,真不知道他是跟那個台灣人學的口音)。 飛飛飛也是個固執的人(這點其實就跟德國人的民族性還算蠻像的),他絕對不穿任何除了黑色以外的衣服,包括鞋子跟書包,任何亮麗彩色的東西在他看來都很俗麗。他也很堅持絕對不吃臭豆腐(不過有次吃煮的臭豆腐時被我們逼得破了例,也許是因為煮的比較不那麼臭吧)和任何內臟類食物,不過泡麵他還蠻喜歡的,而且筷子拿的比中國人還好。飛飛飛最受不了有台灣人問他:「喔!你是德國人啊?那你一定很喜歡喝啤酒吃馬鈴薯囉?你們是不是也很常吃豬腳啊?」各位親愛的台灣同胞們,不是每個德國人都愛吃馬鈴薯的,也不是每個歐洲人都愛喝啤酒的,就像不是每個台灣人都愛吃蚵仔煎或喝苦茶的道理是一樣的。 飛飛飛的拿手菜是蕃茄義大利麵,最愛聽的音樂是吵死人不償命的重金屬搖滾(媽呀!真是有夠大聲的),心愛的女朋友正在西班牙當交換學生,目前他們的關係已堂堂邁入第八年(應該快了啦,偷偷告訴你們一個秘密,他女朋友以前其實是他最好的朋友的女朋友,他們分手後,飛飛飛才把她給把到手的。) 最近飛飛飛已經受到不少台灣人的影響,講的笑話越來越有台灣寒流來時的那股「冷勁」。某天他不知道跟我談到什麼,突然說到了菲律賓這個國家,他說菲律賓就是Philippine,也就是飛利浦島…..ㄜ…..是誰教他這麼冷的笑話的?!

riceyu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